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临夏州志 > 概 述   

临夏回族自治州位于黄河上游、甘肃省中部西南部。东濒洮河与定西地区相望,西倚积石山与青海省毗连,南屏太子山与甘南藏族自治州为邻,北临黄河、湟水与兰州市、青海省民和县接壤。总土地面积8169平方公里,分设1市5县2自治县,121乡,9镇、6街道办事处。总人口145万多,其中回族占35.58%,东乡族占16.88%,保安族、撒拉族、土族、藏族等占1.07%,汉族占46.67%。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178.6人。

临夏地处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过渡地带,介于北纬34º54'~36°12 '、东经102º41'~103º40'之间。地势受积石山、太子山山系影响,呈西南部高、东北部低的倾斜盆地,平均海拔2000米。西南属土石山地,中部山川相间,多为冲积川谷台地,东北为黄土高原河壑区,梁峁沟谷相间,丘陵起伏。地形复杂,相对高差大,气候明显具有大陆性、季风和山地气候特点,地域性差异悬殊。年平均雨量537.4毫米。年平均气温为摄氏6.3℃,最高气温32.5ºC,最低气温零下22.3 ºC。年平均日照时数2467.1小时,年辐射热量每平方厘米120~140千卡。年平均无霜期157天。

临夏资源贫丰不一。土地总积1225.41万亩,1985年农业人口人均占有土地9.12亩。其中耕地225.61万亩,占土地总面积的18.4%,人均1.68亩;草地448.19万亩,林地165.01万亩,水域44.47万亩,其他342.13万亩。温和的气候和土地资源,为临夏州经济发展提供良好的客观条件。肥沃的川谷塬台耕地宜种小麦、玉米、豆类、薯类、油菜、蔬菜、瓜果等多种作物。连片的土地、丘陵地,蕴含着发展林业和畜牧业生产的巨大潜力。现有森林覆盖面占总面积的11.6%,木材积蓄量达123.86万立方米。在西南部连绵群山之中,生长有辽东栎、油松、华松、山杨、白桦、椴等树木。有经济林、果园4.8万多亩,盛产梨、杏、红枣、花椒、核桃等。“唐汪大接杏”个大皮薄,肉红汁多,甜浓香,远销外地。州南部峰峦错落的山区,有绿色宝库莲花山自然保护区和松鸣岩保护区,古松参天,浓荫蔽日。野生动物鹿、獐、貂、豹、麝、石羊、猞猁、牛羚、雪鸡、马鸡等繁衍生息。蕴藏中药材570多种,其中作为全国传统通用的有100多种。地道药材河州野党、罕甘草、黄芪、野大黄、冬花、麝香,以质优享有盛名。此外,已初步探明的矿藏有大理石、石膏、石灰石、铁、锑矿等,其中在临夏县、和政县60平方公里的地下,埋藏大理石22亿立方米。自治州河流纵横,贯穿全境。全国第二大河黄河流程103公里。还有洮河、大夏河、湟水、牛津河、广通河、三岔河、冶木河等30多条。这些河流大都源位高,落差大,蕴藏有丰富的水力资源,理论蕴藏量32.81万千瓦,近期可开发量8.36万千瓦,已开发1.4658万千瓦。发展农田水利和水力发电事业具有优越的条件。

临夏自古至今,是多民族繁衍生息的地方。先后有羌戎、狄、匈奴、鲜卑、吐谷浑等民族居住。汉以后,不断迁入大量中原地区移民,与之杂居。元、明以后,回、东乡、保安等民族相继迁入,逐步形成为现代临夏州境内定居的回族、汉族、东乡族、保安族、撒拉族等民族。在历史长河中,各民族共同开拓,创造了临夏的历史文明,推动着临夏历史的前进,从而建立起“谁也离不开谁”的依存关系。但在旧中国长期的封建统治下,各民族深受阶级的和民族的双重压迫,生活水深火热之中。共和国建立后,在共产党领导下,坚持马列主义民族观,民族问题得以彻底解决,民族关系和各少数民族地位发生了质的变化。尽管在民族宗教工作上曾一度遭受过严重挫折,但经过一系列拨乱反正,中共的民族、宗教政策得到认真的贯彻,并采取许多倾斜政策,使民族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得到很大发展,民族区域自治权利得到更好地实施,少数民族干部迅速成长,民族团结和各民族内部的团结更为巩固。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各民族正充分发挥各自的聪明才智,为建设团结、文明、富饶的新临夏献出所有力量。

临夏历史悠久,多处发现新石器时代人类活动的遗迹。夏、商、西周时期,已有部落。秦灭罕羌侯,置县。西汉先后设4县。前凉时期(公元330年),始建河州。北魏太平真君七年(公元446年),改置罕镇。西魏大统元年(公元535年),复置河州。天宝元年(公元742年),改河州为安乡郡。宋初,复为河州。明清仍设河州。境内部分地方从明代始建土司制度,直至民国初改土归流,废除封建领主所有制。由于封建地主经济和封建领主所有制的长期束缚,社会演进缓慢是临夏一直处于落后贫穷的历史原因。民国2年(公元1913年),改河州为导河县。民国18年改称夏县。民国23年设甘肃省第五行政督察专员公署。1949年8月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临夏,设临夏分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次年改为临夏分区专员公署。1956年11月19日,成立临夏回族自治州迄今。临夏市为州府所在地,是全州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临夏各族人民为争生存,曾一次次地举起反抗内压的斗争旗帜,参与抵御外寇侵略的战斗。清初,有以东乡族人闯踏天为首的各族群众的反清斗争。乾隆四十六年,爆发了由苏四十三领导的河湟回族、撒拉族等人民群众的反清斗争同治年间,受太平天国革命斗争和捻军余波影响,以马占鳌为首的回族、东乡等各族反清军,曾攻破州城,销毁官府文契,反抗清王朝的阶级压迫和民族压迫。清光绪二十一年,在河州及所辖的循化厅又爆发过回族、撒拉族人民的反清斗争。临夏地区发生的数次反清斗争,虽因众寡悬殊,终致失败,但仍沉重地打击了清王朝的统治。民国17年,临夏地区曾发生马仲英反国民军的武装斗争。民国32年,爆发了由康乐回族马福善、马继祖父子联合王仲甲、肋巴佛、肖焕章等组织领导的甘肃南部各族农民武装斗争。这次农民起义的烈火,迅即形成燎原之势,大大动摇了国民党在甘肃的统治。

清道光年间鸦片战争中,河州人朱贵奉命率陕甘军奔赴抗击英国侵略军前线,坚守浙江大宝山隘口,勇挫敌锋。在腹背受敌、众寡悬殊的危机时刻,朱贵父子纵马冲锋,连杀数十名英军,朱贵等不幸以身殉国,谥号“护国将军”。清光绪二十六年,在抗击八国联军侵华战斗中,奉命戍卫京师,董福祥部马福禄,率骑兵驻守安定门,在廊坊与敌军喋血相搏,敌军死伤惨重,逃回天津。后在防守正阳门战斗中,率众恶战三日,连夺七栅围栏。在攻夺最后一栅时,马福禄亲率精兵杀入敌阵,毙敌百余,不幸中弹,壮烈殉国,谥号“振威将军”。朱贵、马福禄等为维护中华民族尊严作出卓越贡献。抗日战争中,临夏人马彪,以中将身份出任国民党暂编骑兵第一师师长,奉命率回、汉、撒拉、东乡、保安、藏等民族的近五千官兵,开赴抗日前线,转战陕、豫、皖,参战数十次。日伪闻风丧胆,防区民众赠献“保境安民”万民伞,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慰问团为抗击淮阳、开封日军之役营以上有功军官颂发“民族至上”奖章。临夏籍许多官兵曾血洒抗日沙场。

中国共产党诞生之后,临夏就开始党的活动。1927年4月,在早期共产党员胡廷珍帮助下,建立第一个地下党组织中共导河特别支部。导河特支建立后,当地进步青年组织“临夏青年社”,创办旬报《工农之声》,宣传反帝、反封建,宣传社会主义,教育和启发群众为自身解放而斗争。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有鲁瑞林、牙含章等几十名临夏籍进步青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走上革命道路。其中有的参加中国工农红军,随军进行过闻名于世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临夏各族人民抗日的呼声和反抗国民党黑暗统治的斗争,此起彼伏。解放战争时期,党的组织在康乐、宁定县及临夏县城等地迅速发展。地下党发动各族人民在反蒋反特、抗粮抗捐、反对抓兵等方面进行顽强地斗争。临夏人民的优秀儿女胡廷珍、朱亮、杨松轩、黎瑞亭等一批烈士为革命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的英名永驻临夏各族人民心中。

临夏境内古代文化遗存丰富,是甘肃省历史文物集中的地区之一。已探明的古遗址有300余处。其中40余处分别列为全国和省、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已出土的数万件文物中,有许多是闻名遐迩的稀世珍品,其中尤以彩绘陶器最为精美,享中外。积石山县出土的彩陶瓮,造型古朴典雅,纹饰富丽流畅,被誉为“彩陶王”,列为国宝,珍藏于国家历史博物馆。临夏古文化属仰韶期,以马家窑文化为代表。广河县半山村首次发现而命名的半山类型和在州境内广泛分布的马厂类型,在广河县齐家坪发现而命名的齐家文化,距今有四千年左右时间。公元前三千年左右的辛甸文化和寺洼文化,主要分布在洮河、广通河、大夏河流域。大量考古资料证明,临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共居地方。在数千年的岁月中,各民族在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画卷上,谱写光辉篇章。临夏名胜古迹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炳灵寺石窟,闻名中外。从十国时代起,历经北魏、北周、隋、唐各代,有一千六百多年历史。石窟的石雅、泥塑壁画,是我国珍贵的文化遗产,是古代艺术匠师们的智慧结晶,是一部浩瀚的历史画卷,国内外文化界、艺术界名流都叹为观止。临夏还有年代久远、丰富多彩的民族民间艺术。临夏“花儿”首屈一指。“花儿”以河州“花儿”和莲花山“花儿”为最,曲目浩繁,风格迴异,是祖国艺术百花园中一朵绚丽的奇葩。

共和国成立后,全州各族人民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取得了辉煌的业绩。全州工农业总产值从1950

年的3193.2万元,至1985年上升为29769万元,增长12.7倍,年均递增7.54%。社会总产值,1982年为29043.2万元,到1985年上升为47166.7万元。

临夏经济发展,有一个曲折的过程。在国民经济恢复和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发展较快,工农业总产值达7427.8万元,年均递增12.8%。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期,在“大跃进”、“反右倾”错误影响下,工农业产值大幅度下降。总产值由1958年的9177.4万元降至1962年的3766.2万元。1962年后,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工农业生产开始回升。到1965年,总产值达到8768万元,年均递增

32.5%。第三、第四个五年计划期间,开展“文化大革命”,生产受到破坏。10年的总产值为17233.6万元,年均递增

7.7%。1978年中共一届三中全会后,系统地进行拨乱反正,纠正“左”倾严重错误,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全面贯彻执行“对内搞活经济,对外实行开放”的政策,并在加强农业基础的同时,大力发展工业特别是乡镇企业,注重搞活流通,全州经济得到持续、稳定、协调的发展。至1985年第六个五年计划期末,总产值比1976年增长72%,其中农业总产值增长65.5%,工业总产值增长97.6%,乡镇企业总产值增长25倍。农业商品产值7984万元,占农业总产值的30.4%。从国民收入看,1982年总额为17013万元,人均121.5元,1985年上升到23915万元,人均165元。

临夏历来是以农业经济为主体的地区,农业又以粮食为主。旧中国时,受封建土地所有制的束缚,且水利设施差,农业技术落后,生产发展缓慢,粮食产量很低。至1949年,全区粮食平均亩产只有63.5公斤,油料50公斤。共和国建立后,党和政府领导农民进行土地改革和合作化,解放生产力。大兴水利,改良土壤,防治病虫害,推广农业技术,改进和增加农机具,使农业生产有很大发展。特别是1980年全面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人民公社管理体制,克服分上的平均主义,并调整生产结构,实行“决不放松粮食生产,积极发展多种经营”的方针和“以工补农”等措施,进一步提高了农民生产积极性,开始出现一些种植专业户和养殖专业户,农村自然经济开始向商品经济转化。1985年,全州农业总产值22076万元,比1950年的3043.3万元增长6.25倍,年均递增5.8%。1985年几项主要农作物的产量是:小麦亩产166公斤,总产19315. 75万公斤;玉米亩产265公斤,总产2843.45万公斤;马铃薯亩产138公斤,总产4645.08万公斤;蚕豆亩产169公斤,总产2431.95万公斤。经济作物油菜总产927.33万公斤,亚麻总产529.41万公斤,大麻总产23.49万公斤。还有甜菜、药材、黑瓜籽等。著名特产蚕豆、蕨菜,畅销省内外,出口国外。养殖业主要有猪、羊、兔、奶牛、鸡、蜂、鱼等。为发展农业生产,全州在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上共投工8800多万个,修成条田34.8万亩,梯田53.23万亩,国家对农业各项投资累计29265万元,形成6800万元的固定资产。1985年,每万亩拥有农业机械1318万马力、农电39万度、化肥125吨。这些生产条件的改善和工业设备力的增强,大大提高了抗御自然灾害的应变能力,为农业生产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作为农业生产命脉的水利事业取得巨大成就,共建成各类灌区565处;有效灌溉面积达67.13万亩,是1949年前历代水地面积15.33万亩的4.37倍;保灌面积60.86万亩,是1949年前历代水地保灌面积6.08万亩的10倍。建成河流引水自流渠181条,各类干渠202条,支两级渠道666条,总长1786公里。建成小型水库11座,塘坝41座,固定机电提灌工程1489处,安装机泵2318台套、14.45万马力。建成喷灌工程6处,喷灌面积0.23万亩,人畜饮水工程和防病改水工程64392处。为充分发挥水利资源优势,依靠和发动群众大办小水电,建成小水电站31处,装机59台,总装机容量为1.4658万千瓦。国家还在州境内建起盐锅峡、刘家峡、八盘峡3座大型水电站,大电网和小水电为全州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用电提供充足能源。完成水土保持治理面积1783平方公里,人工造林113万亩,荒坡种草30万亩,封山育林3.1万亩,封坡育草31万亩,铺压砂田1.28万亩,有效控制了水土流失。畜牧业生产稳步发展。1985年,畜牧业产值4575.6万元,占农业总产值比重由1950年10.61%上升到20.73%,人均牧业收入由1950年的4.92元增加到1985年的34.11元,增长6.9倍。1958年至1985年共开展家畜禽品种、疫病防治、黄牛杂种改良、饲草饲料方面的研究试验27项,其中4项获省级科技成果奖。

临夏工业素来薄弱。共和国成立前,仅有1家私营小型火柴厂;个体手工业只有翻砂、酿酒、纺织、制革、缝纫、木器、砖瓦、制香及皮毛加工等。共和国成立后,党和政府重视发展工业。1985年,全州工业总产值达7693万元,占工农业总产值的25.8%。临夏工业的发展主要是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特别是乡镇工业发展很快。1978年乡镇企业产值为1883万元1985年达17707万元,增加8.4倍。乡镇企业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由1978年的50%上升73.8%。乡镇工业一些产品在全州同类产品中占有较大比重。乡镇工业的发展,不仅为农村剩余劳动力拓宽出路,农业劳动生产率得到提高,同时加快了小集镇建设的步伐。另外,在临夏还有中央、省属大中型企业6家,总产值为5.80亿元。

临夏在古代是丝绸南路通道、“唐蕃古道”的要冲,是四大茶马司之一,商业贸易活动历史悠久。“马互市”带动商业贸易、物资交流和市场的形成,使临夏逐步发展成为

陇右商品集散地和汉藏贸易的枢纽。民国32年,临夏有百货、皮货、杂货、山货等店铺和坐商627户、私商2525人。但由于通货膨胀,货币贬值,赋税繁重,官僚资本垄断市场,大批私商倒闭,市场萧条。共和国成立后,人民政府没收官僚资本,对私营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逐步形成以国营商业为主导、供销合作社为辅助、个体商业为补充的社会主义商业体系,成为州内经济的主要组成部分。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为适应流通发展的需要,从开辟和建设市场入手狠抓市场机制的发育,增设金融、邮电等服务机构,发展了饮食、服务、运输等配套行业。同时以社会集资为主,进行市场建设,吸引一大批州内外的经营者,逐步形成纵横交错、四通八达、连接州内外的流通网络,使张、羊毛、服装、民族用品等物资不断增加并发挥集散地的作用。1985年,有集贸市场80个,年成交额5913万元,年收购总额6618万元,社会商品零售总额23928万元。城乡进入流通领域的群众达数万人,出现了商场兴旺,商贾云集,商业繁荣的景象。出口商品不断扩大,出口总额达631万元,比1976年增长近4倍,年均递增19%。

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交通运输、邮电事业有了长足进步。1985年,有主要公路81条,通车里程17259公里,公路密度每平方公里0.22公里,养护里程1710公里,占通车里程的99%。有各种车辆2676辆(其中自营车655辆),年完成客运量240.51万人次,旅客周转量11.576万人公里,货运量13.48万吨,货物周转量2.797万吨公里。兰郎公路横贯东西,兰临公路纵穿南北,临大、双达、康冶公路与国道伸向四面八方。以2条国道与4条省道作骨架,68条县乡道路为主脉,形成以临夏市为中心向外辐射和连接城乡的公路网,成为内地与青、藏高原和川、陕的主要交通枢纽,对促进经济发展,物资交流,劳务输出,服务各族人民,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邮电机构发展到59个,邮电业务总量191.9万元,邮电总收入183.8万元。

教育、科学、卫生、文化、体育等事业有显著进步。1985年,全州有小学1163所,中学55所,师范2所,中专2所,中技1所,农职中7。小学在校学生148925人,较1950年增加11倍,普通中学在校学生38183人,较1950年增加77倍。适龄儿童入学率达73.2%,教职工队伍发展到9367人。教育事业的发展,使全州人口文化素质得到改善。以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为据,有大学文化程度的较共和国建立前增长35倍,高中文化程度的增长76倍,初中文化程度的增长43倍,小学文化程度的增长11倍。人口文盲率为67. 89%。全州拥有各类科研机构11个,学术团体24个,乡科普协会128个,各类专业技术干部8029人,其中少数民族2093人,占26%;从事自然科学研究和技术工作的2466人,占30%。1978年至1985年,经鉴定、验收、申报登记的科技成果175项,其中获省奖励的16项,总经济社会效益13250万元。全州有医疗卫生机构197个,卫生技术人员2296人,其中医师以上471人;有乡村医生429人,卫生员500多人。乡乡设立卫生院,农村缺医少药局面有明显改善。州、县人民医院已成为门类较全设备较完善的医疗技术中心。由于加强疫病防治,急性传染病病种由1949年的20多种减少到10种,鼠疫、天花等烈性传染病已被消灭,白喉、髓灰骨质炎等常见传染病发病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城乡人民健康水平有很大提高。以1981年为据,全州人口的平均期望寿命为69.57岁(男68.52岁,女70.02岁),较民国时期全国人口平均寿命分别增长33.67岁和35.69岁。计划生育成效显著,人口出生率由1973年的42.29降到16. 40‰,自然增长率由28.70‰降到16.40。州县有文化馆、图书馆、书店、电影院,州有群众艺术馆、少年、工人文化、秦剧团、歌舞团等文化设施。县县建立有线广播站,乡乡建立广播放大站,通广播的行政村和合作社占50%以上。建立电视差转台13座,覆盖率达64%。建成有两部发射机的中波广播转播台,形成有线和无线相结合的覆盖格局。乡(镇)放大站有127个,占乡(镇)总数的9896。体育运动活跃,竞技水平有所提高。至1985年,举行全州性运动会87次,参加全省各项比赛126项,州内承办全国全省性体育比赛20次。州业余体校及射击队参加省以上比赛中获金牌75枚、银牌75枚、铜牌57枚,涌现运动健将7人,有12人参加全国比赛,6人参加国际比赛。有各种项目的一级裁判员14人。《国家体育锻炼标准》合格率占11%

共和国成立的36年中,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财政收入增加。1950年预算内财政收入只有67.2万元,1985年上升到2668.4万元,增长38.71倍。累计财政收入48261.7万元,支出101004.3万元,体现了社会主义财政“取之于民,用之于民”。36年中,国家从城乡招收干部、职工31562人,城镇青年劳动就业压力得到缓解。人民生活逐步改善,1985年全民所有制职工人均年工资1116. 95元,比1952年的744.73元增长50%,比1977年的646.09元增长73%。农村人均纯收入221元,比1950年增长7.4倍,比1978年增长3.5倍。城乡储蓄比1950年增长6.2倍。随着城乡经济收入的增加,居住条件逐步改善,消费水平得到提高。收音机、电视机、收录机等家用电器及其他高档消费品的拥有量,正在不断增加。

临夏人民勤劳俭朴,聪慧勇敢。共和国成立以来所创立的辉煌业绩,更加生动有力地证明只有跟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发展经济,振兴临夏。36年来的经济成就,振兴临夏打下坚实基础。但亦存在诸多不利因素:一是人多地少,人口与资源的矛盾日益尖锐;二是农业的自然条件和生产条件较差.三分之二以上的耕地在高寒阴湿和干旱山区,不旱即涝,灾害频繁;三是境内很少有可供开采的金属矿藏和煤炭等资源,工业十分薄弱;四是文化落后,科技等人才奇缺,劳动力素质较低;五是财政困难,农村仍有一定数量的贫困面等。现在全州人民正沿着党的正确路线,团结一致,扬长避短,开拓进取,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战略目标,为进一步建设好团结、繁荣、文明的社会主义新临夏而努力奋斗。 


临夏回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临夏回族自治州人民政府信息中心承办
地址:临夏市红园路13号 邮编:731100    网站标识码:6229000010    网站地图
甘公网安备 62290102000125号  陇ICP备12000396号-1